Yes! Gus Hansen又回到了扑克赛场

在未来的几个月里,Gaelle Jaudon将会采访线上扑克圈最著名的扑克巨星-Gus Hansen.这也是她为Somuchpoker做的第一次专访。 Gus Hansen将会谈及他作为牌手的目标,也会谈到在线扑克,WSOP以及扑克圈的点点滴滴。


Gus-Hansen-Gaelle-Jaudon
Gus Hansen和Gaelle Jaudon

Somuchpoker :很久没见你在圈内出现了,今年看到你出席了国王赌场的名流现金赛,且参加了扑克之星冠军赛摩纳哥站的比赛,是不是能够说你又回到扑克界了?

是吧,你能说我回到扑克界了,但是就这么说吧,如果我拿下今年WSOP主赛的冠军你才能说我是真正回归了!这几年都在忙其他事情,都没怎么参加扑克赛事。过去两年间我只参加了一场锦标赛,在WSOP拉斯维加斯站时我就已经停手了,我只打了下现金局。因为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在忙着其他项目,但是今年我会玩的次数多一些,甚至参加一些锦标赛。之前我也许是有些累了,但现在我渴望参赛。今年我希望能够在拉斯维加斯待上两个月,希望能够再参加摩纳哥的冠军赛。在国王赌场的现金局感觉也很不错,所以没错,你可以说我回来了 !

SMP : 到时候你在拉斯维加斯的安排会是如何?会参加许多WSOP的比赛吗?

我不会去参加很多锦标赛的,从来都不会。但是很可能我会去参加50K买入的冠军赛主赛。之后如果我觉得状态还不错,我的各方面状况也都不错的情况下,我则会参加更多的比赛。

SMP : 你在摩纳哥时我们看到你每天晚上都打牌,那时你参加的是什么比赛?还是你只想打现金局?

我确实把主要关注点都放在现金局上。那时我曾想打100K买入的豪客赛,也想过打主赛,但最后都没有…所以,就只打现金比赛了。我比较享受现金比赛是因为它玩起来较松动,能有自己的时间安排。另外那里还有我的朋友,现金游戏也比较简单,如果是打锦标赛的话情况就会复杂得多。现金比赛我可以想玩就玩,所以对我来说更容易一直玩下去。

SMP : 摩纳哥之旅感觉怎么样?

呃…day1不太好,day2也不怎么样,其他几天还行吧,我只想说到最后已经受够了,在赌场里买那些贵得离谱的可乐和三明治了! 总的来说这趟出行收支持平吧。

哪种类型的比赛你会多加关注?

现在的话我对底池限注奥马哈很着迷,这是我玩得最差的。我觉得很有意思。大多数主赛都是无限注德州扑克,这确实是很好的锦标赛,但就现金游戏来说我个人更喜欢低池限注的形式,虽然我玩得不是很好,希望我能够成为更强的选手。

SMP : 为什么之前你会选择打这么多高额的在线底池限注奥马哈?

在过去的6个月里我在线打了相当数量的底池限注奥马哈,但是只是非常小的下注量,特别是我有一些古灵精怪的想法和有趣的理论,想要应用在这个游戏里面,但又不想像之前一样,在线输掉上百万的金额。

SMP : 当人们在线输掉这么多钱后,怎么能够重新振作然后回来继续参赛?

老实说,我之前打比赛有赢过一些奖金,我也有其他的生意,给我带来的收益。所以对于我来说,我有这个参赛的钱,也有输的钱。
如今,我在看这些输掉的高额赛事,我当时的做法不是很聪明,但我现在也无法改变。我只能日后变得更聪明一些且改变我处理事情的方法,现在我线上筹码可以输个几千的,不会输再多。当我在线打的时候我尝试着把注意力放在游戏本身,而不是钱。当我打线下时显然不会打2/5级别的局,但是我显然在家能够更容易的去学习和分析我打的手牌。

SMP : 除了扑克你还在忙些什么项目?

B在扑克巡回赛中会认识很多人,有时这些人会有不同的提议和做生意的想法,我总是很愿意倾听,所以会参与一些其他的业务。我在丹麦一直涉足音乐产业,但是怎么说呢,结果大概跟我在线上扑克的成绩一样糟吧!事情总有起起落落,但是我喜爱扑克,我喜欢运动,但我不会仅限于此。我是一个超级运动迷,我自己会做运动,还跟一些非常高水平的职业运动员合作,非常有趣。我这个人总会有不同的想法和兴趣,不过扑克和运动是两个我最喜欢的事情。

SMP : 西洋双陆棋戏呢?你以前经常玩这个游戏呢。

我一开始是西洋双陆棋戏玩家,现在玩的很少了。目前排名第一的玩家是我的朋友,来自以色列,我们管他叫“Falafel”。我们一起组织了一场比赛,我会在维加斯跟他玩这个游戏。现在我算是一位娱乐型玩家吧。

Gus playing Backgammon
Gus playing Backgammon

SMP : 我听过一件有趣的事,几年前你为了参加一场西洋双陆棋戏单挑赛而放弃了摩纳哥豪客赛的Day2,有这事儿吗?

是的,那是好几年前了,大概有十年了吧。我正在参加25K比赛的Day2,那时我已经没有很多筹码了。锦标赛开始之前我正在酒店房间玩高额西洋双陆棋戏,后来我觉得最好还是继续玩这个,就放弃了那个筹码少的扑克赛了。这件事确实是真的。

SMP : :到时候你在拉斯维加斯的安排会是如何?会参加许多WSOP的比赛吗?

我在摩纳哥住了14年,还是很享受这里的生活。去年在丹麦参与音乐项目时,我有想过回到丹麦住,但就像我说的,这事结果不是特好。现在我感觉自己的重心会放在扑克上,至少今年吧,我会留在摩纳哥,还会去维加斯和丹麦待一段时间,看看朋友和家人。

Monaco
法国里维埃拉,摩纳哥城

SMP : 如果你可以改变过去,你会选择改变什么?

我觉得你问任何人这个问题,他都很难跟你说不会改变任何东西。如果有人说不改变,我觉得他在撒谎。我们都会犯错,我这辈子犯过无数错误,显然在扑克圈中,我总是把重心放在错误的东西上,输了很多次。其中一样就是线上扑克,我还有其他遗憾,但是没关系,只希望事情过去,吸取教训,将来不要再犯就好了。当然,关于线上扑克,我很希望自己能从以前的教训中,学到不同的处理方式,因为真的之前……这么说吧,太差了。

SMP : 什么是你重返扑克的动力呢?你还像从前那样热爱扑克游戏吗?

我是游戏玩家,而且永远都会是游戏玩家。我喜欢扑克、西洋双陆棋戏,现在还挺喜欢桥牌,我喜欢象棋,即使玩的很烂,我还喜欢围棋。我在每件事上都喜欢去竞争。我还喜欢用比赛的方式来做运动,尽管我已经这么老了,所以……我会永远喜欢互相竞争、分析然后通过培训变得更好,所以我不会离开博彩和竞争的世界。当然我玩扑克和西洋双陆棋戏会比其他游戏玩得更好,所以花点时间玩这些更合适,我喜欢这个领域。跟线上生涯不同的是,我还会努力去赢!

SMP : 你玩扑克有一段时间了。你觉得今天的扑克与过去相比,是不是没那么新颖和有趣了呢?从整体来看,更年轻的一代人都有着相同的故事,学习的方法都相同,而且都更有纪律性……我们今天遇不到过去那种疯狂有个性的人了。

你说“他们有相同的故事”,总的来说来说,这是真事。这点我是同意的。我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听他的故事。如果你没有故事可以说,可能会睡着的!我当然觉得那些守旧派,比如 Doyle Brunson, Mike Matusow,甚至Phil Hellmuth都很好,尽管我不是他们的粉丝,但他们至少能给我们讲一个好的故事。对我来说,故事这个部分是扑克圈的重要组成,这我还挺还念的。你不一定要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圆滑,你可以创造一点小故事,我们不用都是相同的人;我觉得扑克圈并不介意出现像纳达尔和费德勒这种劲敌!至少我们有故事可说了…

SMP : 你觉得自己跟10到15年前相比有什么不同了吗?扑克改变了你吗?

gus-hansen-530947
Gus Hansen – Photo Cardplayer

当然不同,而且并不全是变好了。我承认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扑克圈中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着想……我自己肯定比15年前更自私了。唯一好的一个地方是,现在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论处于什么环境,你都会因为扑克而改变。希望我不会变得像有些我认识的人那样,但它会改变你做的事。扑克也给我带来了很多好处。我给自己当了25年的老板,让我有时间去享受!我认为做自己的事给了我自由,让我有时间思考周遭的疯狂的东西。你知道,我总会有些奇怪的想法,如果我所处的环境更加正常,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的话,那我永远都不可能做那些事了。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我在扑克圈也遇到很多会以他人为先的人。我这样解释吧:如果我问你,你的生活中谁最重要,你会说你自己,我也会说我自己,我认为这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扑克圈中有20个人都说最重要的人是他自己,我觉得这就挺悲哀的。我觉得关照自己没有错,但你不是唯一的人,对人家好一点没坏处。也许我的答案有点消极吧,但这是我的心里话。

SMP : 今天你比10年前更快乐了吗?

这个问题有点难……我喜欢这个问题,因为这应该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问题了吧,你快乐吗?我认为自己在这个方面挺幸运的。大部分人应该创造属于自己的快乐,因为你的快乐和我的快乐有不同的意义,但从整体来看,我可以说自己笑的很开心!

SMP : 你厌倦人们和记者总是特别询问你的过去吗?我觉得应该有很多人问吧。

其实还好啦……我理解你作为一名记者,还有你的读者,对那段时光有一些疑问,我完全理解。我又不是梅西或C罗,我不认为自己是明星。我在扑克中遇到的大部分人都很友善,有时他们会要求握手或照相,偶尔记者也会要求做个采访,这都完全没问题。

SMP : 你认为扑克产业的未来如何?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扑克之星不应该垄断线上扑克。许多人觉得扑克之星有点过火了,比方说锦标赛或线上的抽水之类的……对我来说,扑克就是要留住人,任何人都可能热爱扑克,任何人都有可能在一手牌击败世界上最优秀的玩家。从长远来看最优秀的玩家才能赢钱,但是我想说的是任何人都有赢的空间。人们都喜欢玩几首牌,赌一下运气,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样东西。扑克是一种游戏,每个人都可以玩,都可以在电视上看到,甚至可以跟电视上看到的人一起打锦标赛,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说,扑克就是要让你留下。我认为只有一个企业运营整个行业是有点危险的。我认识它以前的老板,现在它越来越商业化了。我认为参加扑克之星比赛的人越来越少了,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任何一个行业有一个企业在垄断的话,都不是好事。我很抱歉这么说。

SMP : 说到游戏本身,我们知道现在的玩家比以前更优秀了,你认为我们会很快达到一个最高的水准吗?

不会,今天最优秀的玩家…..他们打得就像狗屎一样!完美这个水准就是永远达不到的。没有人能够到达顶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要更努力。我认为今天的扑克玩家与10到15年前相比当然优秀的不得了,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说我比别人都厉害,而是说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提高。有时当我听到有人说他很高兴,因为他在玩过的锦标赛中都没有犯过任何错误,我会笑。没有人能连续打五手牌都绝对完美,这就是真相。水准是在急剧提升,但我还觉得整体娱乐型玩家也比从前更优秀了,所以游戏整体比以前难多了,但也有趣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你天性爱竞争和很好奇,游戏对你来说会非常有趣。不论你是玩真金白银还是比今晚谁洗碗,每个人都会享受游戏。

SMP : 几个月你跟Daniel Cates在线上有些小争执,你取笑说“能帮他找找乐子”,现在你跟他的关系怎么样?

The chat between Gus Hansen & Daniel Cates
Gus Hansen & Daniel Cates的聊天记录

关于这个聊天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Daniel Cates,如果真的是他我应该会知道的,但其实我不太认得他们的在线名称。我是有点冒犯人了我知道,我确实不知道他是谁,然后说的话非常戳中要点。如果我知道是他就不会这么说了。现在看其实是很好玩的,我跟他没什么问题的,他绝对是..这么说吧很有个性!社交方面表现得有些怪怪的,但是我没什么问题。我们不是好兄弟,也不会是,但是我认识他很久了,他应该也不会在意这件事。

SMP : 扑克圈里谁是你遇上的最好的玩家?

大多数我在圈子里碰上的玩家都来自丹麦,我感觉跟他们更亲近,有时我还跟他们一起去旅游,但我不觉得跟美国玩家们也能这样。拿Jason Mercier来说吧,我跟他是好朋友,我们有相同的幽默感,但我从来没有跟他出去喝过酒。这是要看情况的,大多数时间我还是跟我的丹麦兄弟们在一起。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