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Calvin Anderson,世界上最全 面的锦标选手之一

Calvin Anderson是在扑克圈知名牌手,且是顶尖的全能选手之一。

Calvin Anderson - Photo WSOP
Calvin Anderson – 照片来源于WSOP

去年他差点在1111美元买入的Little One for One Drop无限注德州锦标赛中,拿下他个人第二条WSOP金手链,最后他以亚军身份结束比
赛并囊获324597美元奖金,但这确实是他在线桌比赛外所获得的最大的成就。

根据PocketFives所报,Anderson曾八次参加世界第一扑克选手在线锦标赛。拥有7个SCOOP冠军头衔,累计的在线锦标赛收入距今为
止已达到奖金7百万元。

以下就是Gaelle Jaudon在拉斯维加斯给我们带来的独家专访。

SMP:你在扑克圈挺独特的呀。你说过你从不接收赞助也从不卖自己的股份,这很与众不同呢,特别是锦标赛总有如此多的变数。为什么你会做这样的决定,你又是怎么解决随之而来的问题的?

Calvin Anderson: 其中一个最大的理由就是,我认识到用别人的钱打牌的时候,自己打得是不同的。我想为我的每一手牌负责,这也是
我人生的一大课题,去为我人生当中的所有决定负上责任。这对每个人都适用,无论什么时候你做的是好是坏,你的行为都塑造了你的形
象和你的生活,这就是事实。有责任需要承担的时候我感觉好多了。我觉得这是心态问题。做教练时也是因为这样,我喜欢给免费的建议
而不是别人付钱买,这样我才能保持我的建议公正实在。我从年轻时一无所有一直打牌到现在,因为我擅长读人,也能够明白牌桌上的几
率,所以我觉得我能在知识技巧下做出预估,也自然能够做出准确的下注。然后其实我起点很低,是从底部一直慢慢学习上来的,其实这
也能解释为什么我那么擅长执教,因为所有的比赛所有的级别,从低的到大部分的高额我都经历过了。我能够一直进步,到后来建立我的
资金库,所以也就从来没什么理由让我卖股份,而且我很有自信,所以对我而言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

SMP:所有的比赛类型都在不断进化和演变,你是怎么样驾驭所有如此多的游戏类型的?

C.A:说真的,其实我也不怎么学的,只能说在在很多方面我比别人做得好些吧,比如一时间内的专注,读人等等…我确实打牌很久了我就是这么学到的。有些人学习通过刻苦钻研和看书,但是其实了解你自己,去意识到怎么样你才能学习才是最好的。我获得的经验越多我也就变得越好,自从我开始打常打比赛后,玩过的每个位置我都记得,像这些单挑啊,SNG和现金局,锦标赛等等,短桌游戏你玩的越好你的牌技也就好。我想我在2009年到2014的这段扑克浪潮里我的技术还是超前的,但是自从2014年后,我觉得我的技巧没什么提升,其他选手已经开始赶上我了。其实相比扑克策略,现在我更专注于健康,心态调整和灵性了。对我来说扑克变得不那么令人兴奋了,我觉得人就是要追逐自己乐此不疲的事,所以我在三年前就停止继续学习扑克了,最近以来,任何关于扑克的东西我都没在看了。

Somuchpoker: 这其实也是我的下一个问题。你在过去几年改变 很多,你关注健康的生活方式,你为什么觉得这个对你的职业生涯非常重要?扑克
,健康还有心态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C.A我变成了个素食主义者。不管你做什么如果你能在这件事中取得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你得有强烈的动机。在不知道自己做的理由的情况下是不能成功的,你必须知道自己“为什么”去做。如果你去打比赛,那你要知道为什么要去打比赛?如果人们做一件事的动机错了,那么也不会有好的结果,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打牌和赚钱对我来说意味重大。有很多原因让我成为素食主义者,不把自己置于任何动物之上,无私的对待地球家园,而在这一点之上,当我们从健康的层面来看,它能为你提供的是如此清晰的头脑,且许多乳制品是能导致炎症的,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肉类食品对你身体有重大损害。我觉得在这百年内,素食主义者将会非常普遍,可能到时候吃肉都变成违法的事了。可能现在对人们来说难以置信,但我做过许多研究,它们让我处于正确方向,才能让你看到现在的我。举个例子,当我看着我现在正在打的这个比赛,有个男的就一直在狂啃热狗,吃那个非常不好,消化产生的荷尔蒙和糖分会蒙蔽你的大脑,影响你的注意力,思考的能力。

只要你找到这其中的平衡就好了-回到健康,自然和阳光的平衡环系统中去,然后保持头脑清晰绝对是最重要的一环。尤其是像现在在WSOP期间,我们处于沙漠,补水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大多数病原,关键就是尽可能的保持健康。

SMP:跟5~10年前相比你觉得自己有多大的不同?什么样的不同?

C.A一开始我就是勇于试验。我用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去实验我心中所想,然后随之我不断进步,我索性停止试验了,开始边读牌边打。一开始有人加注的话我都是跟注,因为我想看下他到底什么牌,大多数我都是做好了输的心理准备了的。我没管那么多,因为我学到了很多。当你做大量的牌圈加注实验,看到其他人是怎么对此反应的,久而久之你就会发觉你掌握了些新技巧,然后开始想“好了,这里我不应该加注了或是不应该这么打。”这就是与别人的不同之处,别人都是玩得更紧些,只在一些牌中加注,在那些牌中我这只选择更少的范围去加注,然后过后再去学怎么样不会每次都这样打。所以跟大部分人学习的方法相反,但我觉得在平时打牌时积累经验,意识到别人打牌模式,和思考你的行动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方式。我觉得大多数人在一天比赛结束不会去总结自己表现,甚至在一手牌之后反思“哪里做对了哪里没做对。”人们都太以结果为导向了,赢了牌就觉得是对的,输了就觉得行动错误了,其实这才是真的错误之处。你必须从那情境中跳出来,退后一步保持距离充当一个观察者中的观察者,这才是观察的最好方法。很少人有这种客观看待问题的能力。

SMP: 在你牌手职业生涯里还有一点很有趣,那就是即使你有资金有牌技,还是不会选择去打高额或是超高额的比赛,你能解释下为什么吗?

C.A对我来说ROI真的太低了,这么多人争夺那点百分比,有时候才5%,而且很多牌手去打是为了名气,我又不在乎这些。这从不是我看重的点,没人买我股份,我玩低额的也玩了很久了,我的比赛曲线图显示我一直在缓慢稳定的晋升。我从来就没打多大,也从来不想打这些。都是把集中重点放在对阵中等级别或是低级的玩家上。当你和优秀的牌手打,能赚的就这么点,所以我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花这么多钱,为的只是创造个能赚丁零的机会。举个例子,在WSOP1500美元买入的RAZZ比赛当中,我希望我的ROI是200%,那就会赚3千,而当你参加个10万买入的比赛,然后卖了95%的股份,如果你赢了,你赢得5%和之前1500美元买入打的比赛赢的钱是一样的,我干嘛要拿这些钱,然后花相同的时间,顶住如此多的变数来赚一样的钱? 所以我不喜欢卖我的股份给人家,也不想在这种状况中。有时候一些豪客赛还是可以参加的,就一般来说,我不认为去打它是很好的选择,我更希望和鱼打。

SMP: 你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牌手之一。Alexandre Luneau 在一个法国的播客中告诉我们对他来说你曾是最好的锦标赛选手,你对此引以为傲吗,你又是怎么一直保持如此谦逊的?

C.A非常感谢他这么说。我觉得Alexandre就算不是最强的,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高额混合游戏选手之一。而且我知道如果他能在锦标赛上多花些心思他也能做到,但他的技巧是为了在他这个级别上挣更多钱而设的。如果他能像我一样在锦标赛上花精力,他会更好甚至可能超过我,但我必须要说,我不觉得我是最好的锦标赛选手。我觉得我是个最多方面全面发展的,或是最全面发展的选手之一,因为所有的游戏类型我都玩,而且我理解ICM,我理解比赛中筹码价值到底多少,以及各奖项分配背后的数学。

我还有许多教学的经验 ,我觉得教学能让你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这个游戏,毕竟你没去做过的话是没有经验的。我记得我读到过,知识在你教的时候能够领会其中的90%,而在学习的时候只能领会20%,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建设性的成长方式,就像在打牌时学到的那样有建设性。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为所有我做的负责,我已经打牌很多年了,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我对比赛有如此深的理解。

SMP:你有什么目标已经达成?又有什么新的目标?

C.A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有个远大的目标,那就是成为pocket fives的第一牌手,我一直很努力的去打牌想要达成它,但这对我来说再也没什么了不起了。我从来就没有像那些牌手那样,以赢个冠军手链或拿下个大型赛事为目标,对我来说就是赚钱,享受游戏,打牌和教人打牌。但即使我不是以目标为导向的人,我总是尝试在我的领域做到最好。我不会总是带着虚妄和梦想去打比赛,对我来说还是全力以赴和享受当下最重要。所以我会说我的目标就是活在当下,继续努力工作,学习,做教练,然后尽可能的保持开放与空杯的心态。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每日的目标,但只要你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你就能做出伟大的事业。随之而来的成绩只是那种精神下的产物。

Calvin Anderson - Cal42688 on PokerStars
Calvin Anderson- Cal42688在扑克之星

SMP:你之前也说过,现在你更注重健康和冥想。它们有没有使你对扑克有新的看法?你对扑克这种自私的游戏有什么看法

C.A素食主义者都是非常无私的,但在打牌时你确实要自私一点才能够赢牌,这情况就是这么怪。我读了一本叫做《付出及给与》的书,他提出人分三种,付出者,给与者和攀比者,还有为什么人际之间的交往是成功的关键。你的成功就是取决于你怎么与他人互动的。你必须成为一个自我观察者,通过冥想帮助你从自我中抽离,不追求结果,积极主动去探索。它能给你带来更好的视野,因为扑克圈有时候真的挺残酷的。而对于吃的东西,一切都需要低能量健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意识的问题,你必须意识到你在吃什么。许多人比赛之前,之后和之间吃得都不好,所以不能让他们充满能量及保持注意力。当你退一步看这扑克圈,真的,一路走过来你能看到你是多么的自私,就试着去跟不那么自私的人接触吧,花时间与好的牌手交往就好。

SMP:你个人很有趣的一点是还玩21点或是轮盘,这看起来与你律己的生活方式和性格不相符呀。你对此怎么认为呢,你觉得在这些游戏里是否有可把握的地方?

C.A:是啊,没错。我显然不是完美的,在很多方面我就是个赌徒。我觉得我不是金钱至上的人,我只要找到机会能赚钱或是赌博,我就把他们看作是我资产里可用的的筹码。我玩轮盘,21点和赌场扑克,举个例子,我知道这对于那些不经常玩那些游戏的普罗大众,要玩就是超级负EV的。而对于我来说,很多时候发牌员会犯错让你置于优势,这时你就是有利可图的了,我不会把这些地方说出来,但是有些发牌员会把牌都亮出来,或会把不是你的筹码找给你。他们会犯很多错的,当你再把得到的赠券,免费的套房和食物都加上去,算起来打这场比赛就不会那么负值了。所以没错你能找到有利可图的地方,但是我绝对不建议你去那打。我是个很特别的人,我也赌博但我也同样很注意自律的问题,所以我不太希望告诉人们,他们可以去赌博。有些人玩起来很牛逼,但那毕竟是少数人。

SMP:你觉得你做 职业牌手已经很久了吗,亦或是你想转去做些别的项目了?

C.A最近我一直在想那些宇宙的定律或是如何运转之类的东西,我听了些他们的东西如Mark Passio, Jonathan Amaret, 或是 Sevan Bomar。我关注这些人是因为我觉得他们问到点子上了。有很多灵性老师明白大自然的法则,以及我们的能量,还有宇宙的运作法则,所以现在的我专注于这方面,对我来说最注重的就是深层次的了解这一切的意义。所以我没在忙些别的,只是试着把时间都投入到我自己,我的健康,我的意识等方面上。
只要我一直这么做我就会遇见能够启发我的人,也会在未来遇见机遇。对我来说没有具体的目标和项目,就是为自己把好方向,然后心怀
希望,愿好事发生。

SMP:这些牌手中如今谁你最钦佩?

C.A:在这点上我和大多数的人想的都瞒不同的。我觉得谁能够驾驭这个游戏的谁就是优秀的牌手。我觉的我也挺成功的,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明白这个才是关键。我尤其觉得Timex为pokershares在做的就特别好,他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深入扑克业,让市场体现得更加平衡,更加公正,这是在不断为扑克圈增加价值。我对那些尝试着做扑克网站,或是介绍别人打牌,做教练的人很钦佩。我觉的Doug Polk做的就非常好,很具观赏性而且教的都是很好的扑克知识。

如果拿才华方面来说的话,我觉得是Alex Luneau或Matt Ashton。我更佩服那些高额的混合游戏玩家,因为要接受如此多种不同游戏是很费劲的。我很喜欢那种人就是,他们用不同方式去看待扑克,而不是只有拉磨。我觉的你能从扑克中学到很多东西是与生活中的大小事息息相关的,只用来打扑克或只在打扑克的时候才用到这些知识就太可惜了,如果你真的是聪明人,不管你希不希望,不拿来回馈下社会是很自私的。这两种人就是我看得起的人。

image1-2

Gaelle Jaudon访谈,法国版本请在点击 www.clubpoker.net查阅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